曾经最惨烈的飞机失事,土航981空难,三百多具尸体碎成两万碎片

曾经最惨烈的飞机失事,土航981空难,三百多具尸体碎成两万碎片

土耳其航空公司981航班坠毁事故造成346人死亡,这是1985年之前最严重的航空事故。土耳其航空 981航班在1974年3月坠毁期间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单机航空公司灾难。

在法国上空运行时,道格拉斯DC-10客机的机舱门发生了爆炸减压,引发驾驶舱严重故障,导致飞机坠毁。

飞机在半空中失去了货舱门

1974年3月3日,土耳其航空公司的一架道格拉斯DC-10发生了坠机事故。TK981本应从伊斯坦布尔飞往伦敦的希思罗机场,并在巴黎奥利机场中途停留。从伊斯坦布尔到奥利的第一段航线很顺利,飞行时间为4小时。这架飞机第一航段载有 167 名乘客和 11 名机组人员,其中 50 名乘客在巴黎下机。

通常情况下,奥利到希罗斯的航段不会有很多乘客,但是由于英国欧洲航空公司员工的罢工,许多滞留在奥利机场的伦敦旅客预订了981航班,飞机经济舱在这次致命的旅程中偏偏挤满了人。飞机于当地时间下午12点32分起飞,但几分钟后就出现了问题。DC-10在大约50公里外的莫城上空飞行时货舱门突然炸开。

货舱与其上方的加压客舱之间突然出现气压差,达到36千帕。导致开放舱口上方的客舱地板的一部分以及连接到该地板部分的六个乘客座椅通过开放舱口被强行弹出。从飞机上弹出的六名日本乘客的完全可识别的尸体与飞机的后货舱一起被发现,降落在萝卜田中。

当门被炸开时,在被炸毁的地板下方的主要以及两组备用控制电缆都被完全切断,破坏了飞行员控制飞机升降舵、方向舵和二号发动机的能力。飞行数据记录仪显示,当舱门失灵时,二号发动机的油门突然关闭。这些关键部件的失控导致飞行员完全失去对飞机的控制。

为了最大限度地扩大货舱内的工作空间,货舱门向外打开,使其在正常飞行压力下的高空容易被强行打开。为了防止这种情况,使用了一种特殊的闩锁系统,当正确关闭时,该系统会在压力下锁定关闭。为确保门闩正确定位,门外侧的把手将小金属销压入门闩;如果闩锁的位置不正确,则销钉不会对齐,手柄也不会关闭。

在之前的服务中,特别是在 1972 年发生在美国航空公司 96 号航班上的事故中,人们注意到 DC-10 货舱门上的把手可以关闭,尽管闩锁位置错误。这是因为手柄和销之间的连接太弱,导致手柄被迫进入关闭位置。已下令为手柄连杆安装一个支撑板以使其更坚固;制造商文件显示这项工作在 981 航班所涉及的飞机上已完成,但实际上并未安装该板。

每小时783 公里的空中爆炸

控制系统的故障导致机头下降了20度并且开始加速,尽管工作人员努力抬升机头并保持水平飞行,DC-10还是在货舱门损坏后仅77秒就坠入了埃默农维尔森林。由于飞机坠毁的地点,这次空难也被称为埃默农维尔悲剧。

这架客机以每小时783公里的速度爆炸,飞机分解成数千块,残骸支离破碎。鉴于破坏得非常彻底,识别死者和收集证据很困难。机上346人全部遇难,其中包括 11名机组人员和335名乘客。只有 40 具尸体在视觉上可辨认,救援队总共找到了大约 20000 个尸体碎片。

事故原因是什么?

货舱门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损坏原因很快被确定为设计错误。并且工程师在飞机起飞前验证舱门是安全,也是个失误。DC-10 后货舱门上的枢轴没有移动到完美的位置,关闭销也没有安装。所以当门在穿越 3300米高空后突然打开,螺丝也开始松动。

土耳其航空公司那天在奥利机场没有工程师,所以行李的搬运工穆罕默德·马哈茂迪被留下来关门。完成基本的程序后,室内的警示牌就熄灭了,马哈茂迪以为门已经顺利关上了。机舱灯是一个误导性信号,因为锁定销并没有接合。土耳其语和英语是关于货舱门设计缺陷和补偿方法的警告通知中使用的两种语言,而马哈茂迪不会这些语言。

事故后续处理

根据调查,土耳其航空公司和道格拉斯航空公司都被确认对此次事件负有不同方面的责任。

土耳其航空公司没有在现场派遣一名工程师,并缩短了DC-10培训计划。另一方面,麦克唐纳德道格拉斯公司设计的机舱门有严重缺陷,并在类似事件后忽略了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局的命令

直到日本航空123航班发生空难前,土耳其981坠毁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航班灾难。事故发生后,DC-10进行了许多设计调整,以避免未来发生类似事故。

事件发生后,飞机制造商麦克唐纳·道格拉斯试图指责那名行李搬运工未能完全锁好舱门。行李搬运工组织的回应是呼吁抵制所有DC-10,直到公司高层道歉。事故发生后,所有DC-10都被召回,后门锁定系统也进行了修改。